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复兴知青的博客

复兴知青家园

 
 
 

日志

 
 

远 方 来 信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十一)  

2011-11-26 17:08:38|  分类: 黑土地插队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个年代的通讯很不发达,队里的手摇式电话是根本无法与上海接通的,长途电话只能到县城去打。知青和家人若有要事联系的话,只有通过电报,而电报只能作简单扼要的表达,因此,知青与家人或朋友的通讯主要还是靠人类延续了几百年或上千年的书信传递方式。

 千古传诵的杜甫名句《春望》:“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可谓将人们因消息隔绝久盼音讯不至时、思念亲人境况的迫切心情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同古时候远离家人的战将一样,远离家乡和亲人的知青,也因路途遥远和消息隔绝很难及时了解家中的情况,尤其是生活或工作中遭遇一些不顺心的事情时,思念亲人或急于向家人袒露心声的心情更为迫切。每每遇到这种情况,急于盼到家人的来信或赶紧给家人写信便成了我们知青生活中的一项重要内容。

 收到远方来信绝不像今天那样容易,邮政网络遍布且十分快捷,甚至还有各种快递。那时收到书信最快的约需十天至半个月,慢起来的话起码要一个月左右。每逢逊河将封冻或化冰、或发大水时,那就更没法说。

 其实,如果将县里收到的信件直接送到新立的话,根本用不了那么多时间,但县邮局是按照县——公社——生产队的程序分送信件的,因此那些信件必须先经过新立送到公社,然后再由公社邮局投递到新立。因此不仅多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而且浪费了不少时间。

 鉴于这种情况,往往会出现上海前后相隔半个月发出的信会同时收到的情形。因此,我们经常会同时收到一大摞的远方来信。那时,美滋滋地阅读书信便似乎是我们最快活的事情。

 同样,尽快地回信也会成为我们的一项任务或是一种负担。于是,经常会出现夜晚顶着昏暗的电灯,趴在箱子上或床铺边奋笔疾书的情形,甚至会出现一些知青不出工呆在宿舍抓紧写信的场景。

 书信往来不仅可以加强与亲友的联系,沟通与家人和朋友的感情交流,而且可以为我们那种几乎无多少色彩的生活增添一抹亮色,因此,本人十分珍惜这种交流方式,除和家人保持通信外,还坚持和许多朋友通过书信交流各自的生活体会。

 记得,那时收到的许多信件是来自天南地北的,有上海、江西、安徽,还有辽宁。最有趣的是,我收到的最北边的信,是发自黑龙江呼玛十八站公社的,那是下乡劳动时结识的一位川沙插队青年苏建兴,他后来根据县里的要求转到呼玛插队。收到最南边的信,是发自海南陵水海军航空兵某部的周少华,他是我校一位七届的学友。

 收到最温情的远方来信是出自母亲手中的。每当见到信封上有几行娟秀、工整的颇像柳体的钢笔字时(母亲幼时曾在私塾习过柳公权的毛笔字),心中便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激动。

 也许,四个子女中在黑龙江插队的老三,是母亲最为记挂、也是最放心不下的。这最放心不下,倒并不是放心不下我的为人处世,而是放心不下我年轻缺少社会阅历和争强好胜。

 每次来信,母亲总是写上整整两三张纸,除了告知上海或家中一些最新的情况外,总会花不少篇幅千叮咛万嘱咐注意身体、注意不要太劳累、注意保暖防冻等等。母亲还总会在信中对我说,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来,家中会尽可能予以满足。不过,一般来说,我是基本上不会对家里提什么要求的。遗憾的是,几经辗转的我,最终没能留下当初母亲寄给我的书信,哪怕是一封。

 最盼望收到的远方来信,也许就是发自珍宝岛地区一位兵团女战士之手的书信。这是原我校反修尖兵战斗队的一位成员,分别时曾留下了互通信息的约定。尽管彼此间往来的书信都只是相互介绍各自的工作和学习情况,尽管各自的书信中从未有过任何炽热的语言,甚至哪怕一点点隐隐的暗示,但总有一种似乎是说不清的期盼。每当收到有着那位女生秀丽笔迹的来信,尤其是偷偷躲在蚊帐中细细阅读时,似乎总会产生一种美好的憧憬。

 这也许是青春期某种情感萌动的一种特有表现,但是,在那个年代,尤其是在终日劳作于农田中的年月,我们总是以令当今年轻人无法理解的理智、或者说是无知,去面对应该说是非常美好的事情。作为男人,从未表现出应有的主动,相反则是以显得过分的矜持、可怕的理智和也许不该有的克制,去左右自己的行动。

 尤其是伤重以后,这种克制或是压抑显得更为强烈。记得,在一个北风呼啸、大雪纷飞的夜晚,趴在箱子上回信的本人,终于自卑和无奈地给那位女生发出了一份短信,并在信首留下了平时不会使用的“同志”的称谓,因为自己时时感觉,凭自己当时的景况,自己绝无可能将这种书信往来向更深处发展。尽管以后彼此间的信件往来已不再激发希冀和憧憬,但那份真挚的情感和纯洁的友谊却得以一直保持到如今,就像和新立一些相处得很好的男生和女生那样,逢年过节总有个联系,至少是会发个问候的短信。也许,这就是那个时代会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

 至今,我仍很好地保留着当初中学班主任——秦学林的一封信,这也是我仅保存的知青时代的两件物品之中的一件。秦学林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不仅学识渊博,而且是一位宽厚的长者。尽管那是个读书无用的年代,但他对我的帮助很大。记得,每次上语文课或每次阅读其在我的作文上的批改评语时,总会有一种获益匪浅的感觉。

 秦先生写得一手工整且略显飘逸的行书,每次阅读他的书信,总会感觉是在欣赏一幅书法作品。如今,每次翻看他的信件,就会很自然地回到那个年代,回忆起当时的许多事情。尽管秦先生的信在今天看来,有许多当时的时代烙印,一些话甚至有些好笑,不过,我还是完整地将其抄录如下:

 建强同学:非常及时而充满革命豪情的灯下来信,以很强的吸引力在许多教师、工宣队老师傅中流传,激起了极其兴奋喜悦的心情。当我全文抄出而张贴于宣传栏时全校为之注目,产生了非常好的政治效果。革命需要舆论,文字便是宣传,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然后才能彻底解放自己。因此,除了我们本身的革命行动之外,还要为此大喊大叫,吸引更多的革命小将参加到反修前哨的行列中去,你的来信便是这样一种宣传鼓动的艺术品。可惜我却被一些琐事所缠,到今天才执笔复信,真是非常内疚,也将影响你第二封来信寄出的时日,这对进一步宣传逊克,是一个损失,但愿你能坚持源源不断地来信报导反修前哨的战斗生活,因为我校第二批赴逊克小将的数字还远远不能满足革命的需要,大约只有十名左右,初步定于四月廿九日出发,如数字太少,则还得延期。

 越是艰险越向前,越是紧张艰苦的生活越能磨练人,越是能锤炼革命意志。许多在逊克不畏艰苦敢字当头的革命小将,在刻苦学习毛主席著作、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进程中,得到了异乎寻常的进步,理想崇高,胸襟开阔,斗志昂扬,品质纯粹,以祖国革命和世界革命为己任,一举一动都以毛泽东思想作指导,成为一个大有利于人民的人,许多小将得到了贫下中农的信任和喜爱,火线入团入党,为人民立新功。

 建强同学,你是我校很多教师和同学给予很大希望的小将,也是我心目中敬重的同志,你的特点是,自觉革命,胸有理想,要求严格,意志坚强和独立思考。路遥知马力,疾风见劲草,关键时刻看行动。在我班具有这样革命毅力的同学是不多的,看来只有XXXXX。但是XX有点娇气,XXX有点嫩气。吴XX则被困难压得喘不过气,黄XX稍好些,但吃不起苦。XXX对革命抱兴趣观点。至于我自己,弱点更多,原则性不强,有小市民气息,讲人情等等。缺乏锐利的革命斗志,沉于一系列矛盾之中,这是亟需克除去的。一个经常用毛泽东思想分析事物的人,是会保持思想品质的清洁的,记住毛主席的话“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和“艰苦奋斗,朝气蓬勃”,那是受益无穷的。

 最近,我、金师傅、庞老师正在继续做思想动员工作,和苏XX的姑妈举办学习班,叫苏去颖上,她哭了几次,户口尚未迁出。和顾XX的家长举办学习班,尚未生效。陈X已决定去颖上,户口已经迁出,十六日动身,他母亲从安徽回来帮她料理。周XX终于主动拿去了云南兵团的通知,在这之前,他是争淮南而反郑、乐最起劲的。云南约于四月底出发,可能再迟些。江西兵团四月十日(即明天)正式出发,增加了竺XX,是我用黑龙江农场名额与九班调的西兵,为的是照顾这位独养儿子。泰来县定于四月十五日出发,仍是施X、柴X和兄弟俩。第二批逊克据说是干岔子公社,XXX正好到她哥哥那里去,是兴隆大队。动员史XX到逊克来,也到他父亲单位去过,但效果不大。剩下的老大难是顾XX、邓XX、朱XX、沈XX等十六七位(病残不算在内),想不到我们班级老大难如此之多,真是出乎意外,连金竹芳师傅也感到头疼。正在花很大力气做工作,相信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会在他们身上产生巨大威力,我也是下定了愚公移山的决心,仍有点急躁情绪,耐心不够。

 学校整建党将告完成,支部即将建立,因为十位党员的斗私陆续通过,其中斗得最深刻的是周XX、袁XX、尚XX和刘XX同志,其他都一般。

 来信最后附注我已对几位老师傅谈过。情况确实如此,最近市革会又再三强调,凡经过公检法学习班的学生一律不予安排分配,因此王XX虽然已经因表现较好而放回,但为了纯洁下乡上山队伍和政治影响,我们决定不予分配。

 来信质量很高,突出了无产阶级政治,抒发了革命的豪情壮志,并且也有具体的情况报导,希望继续来函鼓动。金师傅、庞老师以及其他多位师傅、老师托我代为问好。

 进步

学林  年四月九日灯下

 

 秦先生还在信的首尾留下了四班祝曙临刻制的两枚篆体阴文印章。一枚是“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另一枚是“不哗众取宠,唯实事求是”。

 如今,随着固话、手机、MSNQQEmail等现代交流工具的普及,信札的年代早已过去,人们大都不再用在纸上涂写书信的方式进行联系,更多地是通过电讯或网络,这样做,快捷方便是毋庸置疑的,不过,我总觉得,现代通讯方式虽少了许多麻烦,能很快拉近人们相互间的距离,但是,从此书信的交流将没有精美的信笺,没有飘逸的书法,只有敲击键盘码出的标准方块字,自然也因此破坏了人们彼此间细腻的情感交流,少了许多值得纪念的忆旧,少了一些日后可供怀念或欣赏的东西。

远 方 来 信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十一)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留存的秦先生来信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