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复兴知青的博客

复兴知青家园

 
 
 

日志

 
 

一 上 三 线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十二)  

2011-11-26 17:09:14|  分类: 黑土地插队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逊克地处边疆第一线,从战备的角度考虑,当时将全县分为一、二、三线。沿黑龙江的干岔子、边疆、车陆等公社是一线地区,松树沟、逊河、新鄂等公社是二线地区,最里边靠伊春林区的山区是三线。由于当时边境形势十分吃紧,处于一线的地区时刻处于战备状态,武装民兵一直是枕戈待旦。松树沟虽说是二线,但是,我们都觉得,如果老毛子真的越过江来,他们的T-62型坦克用不了一个小时就能停在新立屯的十字路口。

 1969年,当时的县革委处于战备的考虑,决定开发三线山区,首先建点于现在的宝山乡丛山村,建立了隶属于“五七”青年农场的一个生产连队。以后于1973年改建为反修人民公社。因附近山区盛产玛瑙石和石灰石,1981年反修公社改名为宝山公社。19844月改建为宝山乡。

 19705月中旬,也正是铲二遍地的时候,队里号召知青报名参加三线建设。说实在的,当时自己是很激进和较冲动的,总觉得新立的条件太好,应该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应该通过开垦荒山体现自己的价值。于是二话没说就报了名,当时报名的还有王顺庆、张关荣和沈坚抗等。

 没过两天,队里就通知523日到公社报到。马上就要和朝夕相处两个多月的知青告别,大家都有一份依依惜别之情。于是大伙决定,临别之前的晚上举办一个聚餐会,也算是为我们饯行。晚饭过后,大约七八点钟,大家拿出了从供销社买来的糖水水果罐头、凤尾鱼罐头等食物,以及香烟、桂花酒,还有的知青拿出了从上海带来、但一直没舍得吃的午餐肉罐头等好东西。

 大伙就着昏暗的灯光,边吃边聊,兴奋的心情一扫白天铲了一天地的劳累。聚餐会将近尾声,董胖——董亚伟拿出一本印有人民大会堂图案、有着毛主席手书“团结起来,去争取更大的胜利”字句的蓝色日记本,并提议大家写下临别留言。

 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首先是董亚伟用他那遒劲的字体写了一段赠言,章晋也用其比较秀美的钢笔字写了一首算是七绝的诗句,记得其中一句是“送君送到村东头”。涛然、伟康、海光、恒瑞、洵多、公鸡、晓杰等二十多人都以不同的笔触写下了一句句充满情感的寄语。印象最深的是,才和的落款为“七十天战友”。的确,我们彼此间从相识到相知,不过短短的七十天,但大家相处得倒是非常融洽。至今每每回忆这一时刻,总有许多感慨,遗憾的是,随着多次辗转和颠沛,这本充满兄弟之情的日记本终究未能留下,但这段经历却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第二天一早,队里套上一挂一匹辕马、一匹套马的胶轮马车,把我们四人及衣被行李送往松树沟集合。告别各位兄弟和老乡后没多久,马车就行驶在通往松树沟的公路上。到松树沟有38里地,马不停蹄大约需一个上午才能赶到。行李摞在马车的中央,我们半坐半躺倚靠在行李上,倒也十分惬意。

 此时,正是黑龙江万物复苏、植被葱郁、百花盛开、芳草萋萋、春意盎然的时节,路旁的白杨、白桦、柞树等各种乔木和榛子等灌木以及路边的小草,都爆出了绿色的嫩芽,茫茫大地披上了绿色的春装,只觉得视野范围内处处充满生机。望不到边的麦地一片翠绿,微风吹过泛起层层绿色的涟漪,路边和荒野中开满了色彩各异、绚烂缤纷的野花,金黄的萱草(黄花菜)、火红的野百合、洁白的芍药,星星点点洒落在绿色的原野之中,清新的空气中散发着浓浓的花香和泥土的芬芳。天空湛蓝湛蓝、十分纯净,阳光暖暖的,和着一丝丝清风投射在身上,使人感到非常舒适。远处的山峦一片青翠,一朵朵飘过的白云挡住太阳的照射,给山峦留下了一片片墨绿。

 黑龙江的春天和夏天是非常美丽的,山川大地万物竞相生长,所见之处尽是充满着生机和活力的绿色世界;黑龙江的秋天,是丰收的季节,群山和原野,到处是一片片金黄和枫红;黑龙江的冬天,则是十分壮观,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皑皑白雪笼罩莽原山野。黑龙江的景色之美,是我们以前未料到的,它是一种天然和大气的美,绝无半点人工雕凿的矫揉造作。特别是以后较深入地观察后,对此有了更深的体会。总觉得,无论是大山深处,或是河滨及河套,那里的景色远比上海公园的人工造景来的自然、来的壮观,身处其中不免使人感慨、令人心醉。

 行文至此,不由勾起我对黑龙江冰雪世界的深深怀念。记得那时每年的九月底或十月初,初雪便悄然降临,阴沉的天空中,雪花和着寒风纷纷扬扬地洒向广袤无垠的黑土地。那时,山峦桔黄、浅褐和枫红的秋装刚换上不久,层林尽染的秋色尚未来得及细细品味,却即刻被不期而至的白色银装所替代。

 黑龙江白天的雪景是迷人的,然而,那里夜晚的景色更是令人十分难忘。没有月亮的日子里,尽管苍穹一片墨色,但洁白积雪泛出的亮光,使得在黑暗中行走的人们不会迷失方向。皓月当空的夜晚,皎洁的月光经过白雪的反射,会将山峦、村庄、树影几同白昼般清晰地展现于人们的眼中。那时节,人们夜晚行路是根本不用带手电的。

 北大荒的雪也是一直与风相伴的。真可谓“雪后三天风”,不论是阴天还是晴天,大雪过后,雪花和冰碴会被暴风卷挟着,尽情地在旷野、山林和村庄上空漫天飞舞,鬼哭狼嚎般的暴风直搅得天昏地暗、日月失色,这就是被北大荒人称之为的“大烟炮”,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暴风雪。

 暴风雪过后,宁静的大地处处留下风雪肆虐后的痕迹。房门会被狂风裹卷的积雪堵得严严实实,好不容易打开房门之后,只见近处房子山墙旁的积雪已堆得有一人多高,宿舍到食堂的小路已被厚厚的积雪所湮灭;纵眼望去,满目全是一片白色的世界,积雪尽情地覆盖着大地和村庄,沟坎壑谷似乎均已被一一抹平,整个世界除了暴风雪过后留下的痕迹和特有的静谧之外,就满是照射在冰雪世界的刺目阳光。

 北大荒的雪,是洁白晶莹和柔美的,也是昏天黑地和狂暴的,他既给庄稼带来来年的充足水分、给人们带来获取丰收的希望,也给人们带来了电杆倒伏、屋舍倒塌、交通受阻等各种灾害。但无论如何,黑龙江的雪留给我们的印象,更多地则是美好和留恋。我们永远忘不了初冬小雪婀娜飘舞的英姿,忘不了数九寒冬大雪铺天盖地翻腾的狂野气势,忘不了它那洁白无瑕的身影;更忘不了尽情吮吸被它净化过的清新空气时,而享有的那份舒畅和惬意……

 上海难得下雪,即使有雪也是极为短暂,它很难留下银装素裹的美景,所留下的似乎是畏缩于路边显得有些污秽的形象,因而使人觉得有些不屑。下雪除了留给城里人极短促的欣喜外,留给人们的深刻印象,更多的是困苦和不便,交通堵塞、医院伤骨科病人激增、整个社会秩序被打乱等。尽管回城已三十余载,但我还是忘不了黑龙江的雪,忘不了那个雪花漫天飞舞的冰雪世界的神奇丰韵。

 中午时分,我们到了松树沟,马车卸下我们和行李后便打道回府。公社派人让我们先在招待所住下等候通知。这公社招待所,其实就是一家极其简陋的小旅馆。里面一铺大炕,约有十来个铺位,有一老头既是看管又兼服务员。公社招待所不像县招待所,不大有人住店,因此显得比较冷清。

 住旅馆,就得吃住在旅馆。这也是头次在黑龙江住店,倒也见识了一下当地的住宿文化。吃的是白面馒头和苞米大发糕,没什么菜,只有大葱和大酱,也就是说只得像老乡那样用葱蘸着大酱吃。

 大酱就是上海的甜面酱,上海人只是将其作为一般的调料。在东北其身价却大不一样。有人说,在东北,大酱就像辣椒在湖南、羊肉在陕北、“狗不理”在天津一样,是须臾不可或缺的东西。如今有人说,一个东北人可以无妻无子无房无地,缺单位少职称断亲朋,可以没自信没自尊乃至没自由,但决不能没有大酱!此话虽有些言过其实,却不无道理。由此可见,长久以来大酱在东北人心中是何等的地位!

 东北土质肥沃,大豆粒饱瓣大含油多,制出的酱金黄如乳,香气馥郁。东北人一旦嘴里无味,腹内生火,就一定要吃蘸酱菜了。直接蘸酱吃的菜,包括生白菜心、生红心萝卜、生黄瓜条、鲜生菜、鲜尖椒,以及焯过的菠菜等。东北人蘸着酱吃的感觉,可以用六个字来概括,那就是爽口、开胃、痛快。

 大葱便是人们常见的、我们以前称之为山东大葱的那种。据有关资料所说,葱的主要营养成分是蛋白质、糖类、维生素A(主要在绿色葱叶中含有)、食物纤维以及磷、铁、镁等矿物质等。生葱含烯丙基硫醚,能刺激胃液的分泌,有助于食欲的增进。葱还有促进血液循环、降血脂、降血压、降血糖、恢复疲劳,甚至防癌的作用。葱可生吃,也可凉拌当小菜食用,还可作为用于荤、腥、膻、以及其他有异味菜肴或汤羹的调料。

 老乡们对大葱情有独钟,他们吃起大葱的样子也是令人吃惊的。记得有一次在窑地干活,中间休息时,一位老乡跑到窑地边的菜地中,顺手摘了两根大葱,剥去外皮、去掉根须后,手捧洁白如玉、绿似翡翠的新鲜大葱,便如同我们吃黄瓜那般,大口大口咀嚼起来。看他那津津有味的模样,还真让我们羡慕不已。

 看到大葱不由又想起那位老乡吃葱的情景,于是便和同伴试着照老乡的样子,就着大葱伴大酱啃馒头。一试,全无老乡吃葱那样让人非常陶醉的感觉,更无他们吃葱时的那份潇洒模样,只是领教了大葱辛辣且无什么值得生吃的滋味。自此以后,我再也没吃过大葱蘸大酱。

 睡觉则是睡大炕,望着一床床面子图案东北乡气味十足、长久没洗且极有可能包藏虱子的被褥,是断然不可能像往常一样脱了衣服钻进去睡的。于是,只得和衣将就了一晚。

 胡乱睡了一晚,吃过早饭等待出发时,公社来人告知,因为二皮河发大水,原定从松树沟经兴亚往三线的计划搁浅。何时启程不得告之,只得各自回队等候通知。大家只得悻悻然地原路往回赶。

 返回新立后,我们只得继续操起锄头去铲还未结束的二遍地。觉得最可笑的是,前两天显得颇为隆重的告别聚餐、以及大伙像模像样的真情道白算是怎么回事!也算是让我们初次领略了踏上社会后会遇到的荒诞和不测。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