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复兴知青的博客

复兴知青家园

 
 
 

日志

 
 

黑土地记忆的思索之十  

2012-11-27 22:07:32|  分类: 黑土地记忆的思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业机械化与松树沟 - xlddcy - 新立大队插友

农业现代化与松树沟

张恒瑞

我们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但不要忘记当初出发时的理由。 

——这是近年思想界比较流行的一句话,正好契合了目前对中国社会发展道路普遍的反思。

写下这些短文,也是回望当年走向社会时的出发地、重新梳理个人和群体出发理由的一种努力。

离开黑土地后,我们又匆匆赶路三十多年了。有没有过迷路?有没有过陷入迷惘?还需不需要有新的方向?虽然已有些当年的伙伴离开了路途,但对许多人,前面还有三十年的路要赶。有空多思考吧,年纪大了,防止脑衰。

我的回忆,首先立足于三十年前在黑土地上已发生过的事实,并记录反映当年在这些事件发生时自己的所思所想。由于这些“事迹”早已不时髦,或恰恰已成为如今的一些“公知”时髦人物批判嘲弄的对象,所以只要遵循真实的原则,反而没有了溢美拔高之嫌的心理负担。

前些时,电视里播放梁晓声写的知青电视剧。断续看过两集,没看全无法置评。只是根据多年来积累的印象,感觉这二十年来的知青题材作品中,还没有看到能反映出松树沟公社知青风貌的作品。毫无疑问,我们的生活经历中同样有过蹉跎岁月式的忧伤,也有过伤痕文学中的抱怨,但那肯定不是松树沟知青群体生活的主旋律。 

我们曾是松树沟的主人,是对松树沟具有权利和责任的主人。

七五年开始,逊克县的知青干部普遍走上社队两级管理岗位。松树沟公社十一个自然村形成的大队均有知青担任干部,从事大队和生产队两级管理工作。更不用说在中小学教师,各队赤脚医生、农机手、供销社等岗位上的知青。这时的知青群体,已不再是单纯接受再教育的下乡学生。经过数年磨练后,这个群体中的一部分人,要开始对松树沟的政治经济生活状况的好坏负责,对生产大队范围的全体社员(包括自己)一年的收入高低负责,对这片黑土地农村的现代化进程负责。

一九七四年,党中央提出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目标后,鼓舞着整个农村,从农民到知青,似乎都已形成一个共识,认准了一个宏伟目标。那就是,积极投身农业学大寨运动,通过艰苦奋斗,尽快实现农业现代化,建设新农村。这在当年,是我们、尤其是担任社队干部的知青,非常明确和清晰的目标。

当年工作中的“阶级斗争为纲”,在讲求实际的松树沟基层农村,并没有如同现在一些人所理解的,成为整人的工具。政治工作的实际作用,是对干部和社员的自我教育。而只要是搞社会主义,抓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教育,就是执政的各级机构组织应该做的事。即通常所说培养社会主义新人,教育全体社员自觉遵守社会主义规范。在我们到达新立大队插队的过程中,没看到过有人为制造一个阶级敌人的事情,新立大队始终也没有一个从经济成分划分意义上的阶级敌人。为这个自负盈亏的共同体中的全体社员的利益而共同奋斗,就是我们这些知青干部的明确信念。

         当下,很有一些人认为搞市场经济只要调动人的自私本能就有了积极性。再加以法律的外部约束,社会就能既自由又和谐。这种简单化的幼稚的社会治理理念,已被实践证明不管用。今日社会两极分化,贪官污吏层出不穷,假冒伪劣屡禁不止,就是明证。

当年,农村政治教育的主要作用,是调节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关系。首先是针对各级管理班子自身,限制社队干部产生特权官僚作风,同时为农村的社会治理树立了政治文化标准;包括集体经济体制的维护、集体财产的安全教育、农村中社员生活秩序和乡村的民俗风尚控制,作用类似于现今的法制教育和“八荣八耻”教育(一些场景在前几篇短文中描述过),当然面更广泛一些。今天回望,从更深刻的层面上挖掘,似乎更有意义。我以为,在文化传播手段缺乏的当年农村,坚持不懈的面对面的思想文化教育工作,实际包揽了知青和社员的精神生活需求的各个层面,涵盖信仰、文化、归属感……

落实学大寨的经验,大队干部每年和普通社员一样参加三百天以上的生产劳动。公社领导班子的干部也有分工对口帮助工作的蹲点大队,一年也要和社员一起参加不少于一百天的生产劳动,这是我自己身体力行过的事。此指标完成不了,每年底各队工作总结时,必须让所在队的社员进行评议,可上纲上线批评。

从经济发展阶段的角度,当年的农业学大寨运动,是在生产环境条件上为大规模机械化生产准备了条件,包括扩大可耕地、土地平整、水利灌溉系统建设。在一九七七年时,我们已经开始讨论研究美国友人韩丁在黑龙江农场展示的美国农场耕作方式的报道,使我们对美国的现代化农场的生产方式有了初步了解。由于我们所处的地域,有和欧美接近的农业生产条件,因而全面的机械化作业方式必然是发展方向。意识到这一点,作为有专业知识的大队领导,促使我进一步思考:

一是今后如何在机械化作业推广形势下改进大队的生产组织管理?

松树沟公社各队具有大面积可机械化耕作的条件,同时水资源也很充裕,怎样能在田间铺设大型水利灌网又不影响农业机械的行走和耕作(这样的灌网系统二十年后在华北和西北农村开始看到)?

二是如何在大面积农田中,设计永久性的非临时性的排水渠道,形成有排有灌的水利系统,彻底改变靠天吃饭的局面?

三是机械化推广后,大田作业劳动力会节省出许多,如何将多余的劳动力组织起来开展多种经营生产?

…………

当时,尽管松树沟社队各级知青领导们,对农业现代化认识各有深浅,但各队生产力发展水平基本进入同一高度,因此,往往大家凑在一起时,谈论的主要话题都会涉及上述内容。这些议题肯定不是小岗村人所讨论过的,但确实是发生在七十年代中国东北边境一个农村的真实场景。

我不想以偏概全,松树沟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不能拿来概括全中国农村的农业发展条件。但在一定程度上,松树沟当年所推进的农业全面机械化、现代化却是代表着中国农业发展的方向。

这样的真实场景,没能反映在知青作家的作品里不能不说是缺憾。相对于一些在从城市里来想像知青插队生活的人,梁晓声是知青生活的亲历者。又同是黑龙江人,地域生活环境和生产劳动特点都接近。但可能因为处于不同性质的经济体中,和曾经在经济体中不同的责任地位,又可能他们只经历了知青下乡初到农村的的头几年,经历和感受是会不同。

实践出真知,存在决定意识。不能苛求这位梁插友和其他知青作家。我们只能通过自己的笔来告诉后辈年轻人,作为知青的松树沟人的我和我们,在那些年里做了什么,想些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