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复兴知青的博客

复兴知青家园

 
 
 

日志

 
 

黑土地记忆的思索之六  

2012-04-28 13:35:19|  分类: 黑土地记忆的思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得天独厚的农业——黑土地记忆的思索之六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得天独厚的农业

——黑土地记忆的思索之六

张恒瑞

当年,当我和林才和从初中八班教室离开,找教师去交到黑龙江插队志愿书的时候,内心是颇有几分悲壮感的。班里的其他学生们都拿着比例尺,以上海为轴心,从市郊农村开始,以路途最近为原则确立着各自的插队志愿目标:江苏、安徽、江西……近处农村分配名额不够,只能无奈地把地域外延一圈圈放大。以为那就是未来生活艰苦指数的同步增大和可能获得的幸福指数的同步递减。至于几千公里外的冰天雪地的黑龙江东北边陲,刚又和苏联开过仗,随时可能又开战,选择去那里插队,在当时很多人眼里跟找死差不多。其实刚十六岁的我们俩也没有今日股民们的精明投机眼光,在大多数人看空黑龙江时逆市精选绩优股。而是完全从牺牲个人利益服从国家利益的角度,选择了可能是最遥远,最艰苦的一般人不愿去的地方。

没错。即使十年后我们离开时,那仍是个离上海最遥远,农村生产生活条件相对而言最艰苦的地方。但我们无意中选择的松树沟这块地方,却是中国从事农业最得天独厚的地方。这个一开始不是出于个人利益最大化的选择,肯定不是现在市场经济中的理性人的选择。但不知是哪一只看不见的手,把我们扔到了松树沟这个地方,成全了这个即使就个人利益角度计算也是最优的选择。而且几乎是在当年上千万下乡知青中的农村境遇比较下都可能是劳动收入最多的选择。

那是中国最适合发展农业耕作的地方之一。地广人稀。新立大队就有两万亩耕地,近两万亩的草场和山林地。领域内有河流,和大大小小十几个湖泊湿地,俗称泡子。土地肥沃,人均耕地近四十亩,适合机械化作业。

后几十年里,我参加过许多经济研讨会也涉及有三农问题的,我一般都回避。那时都拿小岗村说事,好像那才是中国农村的典型或是普遍的面貌。相对而言我们也自觉得松树沟不够典型,是个另类。所以之前从不拿松树沟的实践当模型推演中国的农业经济发展道路。

这种与其他知青或其他农村经济状况比较下的另类感,在一次知青精英的聚会中使我感触很深。七六年参加逊克县组织的知青干部代表团去山西参观大寨。公社范围还有王小莉、管德才等人。路途中和县里干岔子公社的祝均一、郭小平等人交谈较多。虽都是社队一级干部,但干岔子公社知青中多几个高中生,青年干部的思想成熟度也更高些。听他们谈论的内容,实质已是如何使用集体经济现有的经济奖惩手段对大队管理过程实施控制的问题、包括在生产管理过程中如何树立管理者个人的管理权威等等。(当然这些理论化的描述是后来形成的。在上海财大九四级经济管理研究生班写管理实践体会回想时意识到的。)所以在此种管理实践基础上,两年后,祝均一回沪接手卢湾区瑞金街道集体企业无线电厂当厂长时,管理上就显得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那天在大寨招待所吃晚饭时,听说有云南省知青代表团也在参观,团里领队就联系准备晚上和他们座谈。忽见院里又开进一辆风尘仆仆的客车。车门一开,涌下来一批像是刚从黄土中刨出来的人,被尘土蒙得不辨眉眼,分不清男女,但一律翻穿白羊皮袄,头上白毛巾打着拱手英雄结。一副如今日唱信天游的阿宝般的标准陕北农民打扮。一打听是延安地区的北京知青代表团到了,众皆大喜。立刻联系等他们洗漱吃饭后一起座谈。

那时三地的知青代表坐在一起,关系是颇为微妙的。实际分别代表的是三个不同城市的青年面貌和三个不同农村的农民面貌坐在一起交流的。

那年代,在以“侃”为主的场合自然公推北京青年先主侃。一位李姓(后有人说是前中央统战部长的孩子)青年慢条斯理地从腰带上抽出长旱烟袋,在各地知青众目睽睽下以陕北老农的标准程序打火点烟、吧嗒一口后开了腔:“恩格斯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说过这样的话……”北京这帮哥们的作秀功夫极佳,把物质生活形式的彻底农民化和精神生活的贵族化(非农民化)表演得淋漓尽致。(后来我也琢磨过,有机会要穿上带有黑龙江地域风格的服饰去和陕北阿宝们再会会。当年就来了全面考察松树沟历史的机遇,发现真要置办这副行头,可能要从金兀术身上仿制。这是后话,下回分解。)

但北京知青讲的通篇是政治理论和政治形势探讨,而几乎没有农业问题的实践论述。不看他们的装束,像是把北京的一个专业马列研究班搬到了陕北的窑洞里。

昆明的一位青年的讲述占去了那天接下来的大部分时间。一个家境宽裕的昆明医生后代到了云南山区景颇族寨子插队,那里农民的生产生活还处于刀耕火种、没油少盐的水平。艰难生存中还夹杂着和一个景颇族姑娘的浪漫爱情故事。他的实践范围基本是个体性的,其经历适合和知青作家叶辛交流,可以成为另一本畅销小说的素材。但对我们黑龙江知青干部当时每天面对的农业管理和农村管理实践没有借鉴意义。

那天其实上海知青们听得多、很少发言,我从一个学习交流的角度提问比较多,也简单介绍些逊克县知青的情况。因为有当年金训华这个典型名声在外,总要说点什么,但作为经验性介绍的炫耀性的讲述基本没有。和他们在一起,若要详细讲述松树沟的农业发展条件、农村发展环境、农民收入水平,本能地感到,就好比在两个苦大仇深的贫雇农面前,炫耀自己的“富农”经历。虽然当时年龄也只和现今的郭美美们差不多,但绝不敢做炫富之事。如松树沟公社东发大队那般最高工值每天二元七角的收入水平,当年在松树沟公社内都是让其他队社员“羡慕嫉妒恨”的对象。更别说去和那些插队到后来被判定为“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区的知青们进行同台比较,就别往人家伤口上撒盐了。

过后作为代表团领队的县里领导总结:三地比较,觉得作为黑龙江知青代表的上海知青干部群体普遍比较务实。其实后来我也意识到,北京和云南知青的关注点和我们不同,除了他们本身的务实能力和认识水平外,和他们所处的农村环境有关。存在决定意识。我们处在当时中国农业最高发展水平下的农村,当时接触和关注的问题几十年后都有现实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