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复兴知青的博客

复兴知青家园

 
 
 

日志

 
 

旅行袋、马桶包、网线袋  

2013-11-27 14:0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松树沟人《旅行袋、马桶包、网线袋》

            现如今连进城打工的农民工也较少使用蛇皮袋了,人们出个远门都用上了拉杆箱,又气派又方便,又结实装的东西还多。

    回想当年我们回家探亲来回北大荒的时候,用得最多的是旅行袋、马桶包和网线袋。

旅行袋、马桶包、网线袋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这位女知青手里提溜的就是旅行袋,看样子是回家探亲:“踏着沉重的脚步,归乡的路是那么漫长。眼里是酸楚的泪,归来却空空的行囊”。

还记得当时旅行袋的材质有两种,一种是厚帆布的,一种是人造革的,厚帆布的更结实一些。颜色也分为两种,一种是草绿色的,一种是灰色的。上海的旅行袋上面大多都印着外滩万国建筑的图案。

每次回家探亲,我们都带上北大荒的大豆、饭豆(学名芸豆)、榛子、黄花菜、黑木耳等土特产;返回农场的时候又带上大米、卷子面、咸肉,甚至手纸等日用品。旅行袋来回都是死沉死沉的。

绿皮列车的座位上面都有行李架,旅行袋上摞旅行袋,一般摞两层,甚至也有摞三层的,行李架满满当当。当年上海奔赴北大荒的知青多,56 / 58 次快车往返于上海 - 三棵树,旅行袋最多,所以这一趟车有“强盗车”之称。好在当年的行李架挺扛造,没碰上过也没听说过有把行李架压塌了旅行袋掉下来砸伤人的事情。

起初两年我都把旅行袋放在自己座位头顶上面的行李架上,特别是单枪匹马闯九州的时候,过一会儿就抬头望一眼,半夜瞌睡醒了也是懵懵懂懂地先看旅行袋,生怕被人顺手牵羊了。有一年在车上邂逅两个采购员,聊得熟了,他们见我一会儿抬头看看行李架,一会儿抬头看看行李架,笑了,调侃道:你这么举头望行李,低头打瞌睡,累不累呀?以后出门把旅行袋放在走道对面的行李架上,这样只要一搭眼就能看到自己的旅行袋,还不显山露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一听太有道理了,后来我上了火车就把旅行袋直接放在对面。

如果是三五个、七八个人结伴而行,再用一根长绳子把所有的旅行袋栓上,再上一道保险。不管是到三棵树还是到龙镇,还是上海老北站,我们都是终点站,都是最后一拨下车。

那走道对面旅客的行李放哪儿呢?当然是我头顶上的行李架上了。和对面的旅客一说明,没有不好商量的。他们都觉得太有道理了!

带着沉重的旅行袋最怕倒车,用毛巾将两个旅行袋的襻扎在一起,上肩一前一后背着,逢到过地道上天桥更遭罪。除了乘坐上海直达龙镇的临时客车,至少要在三棵树倒一次车。

马桶包是圆柱状的,大概是因为状如马桶而命名的吧?北方人备不住都不明白“马桶”为何物。这种包在当时很时髦,好多男知青都有一个,背在肩上很是潇洒、得瑟,但是我从来没有用过,主要还是不喜欢那个名称。

我一直使用的是一种人造革的小包,既可以提溜着,又有一根背带也可以背着,里面放着洗漱用品毛巾茶缸子。

网线袋用的次数不多,主要还是第一次去北大荒的时候用过。红色的,绿色白色交织的都有,里面放脸盆、毛巾、草帽啥的。

现如今网线袋已经不多见了。

旅行袋、马桶包、网线袋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这是电视连续剧《知青》的剧照:“北大荒,我们来了!”

    画面中至少有三个网线袋。

 

                               写于 2013.11.21  明天“小雪”

 

          感谢:第一张图片选自知青油画展,感谢油画作者!


      ————引自在陋巷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