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复兴知青的博客

复兴知青家园

 
 
 

日志

 
 

知识缺失的一代——六九届的中学时期  

2014-02-20 22:1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防字604

在母校90周年校庆之际,回忆起45年前曾经短暂的校园生活,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我们是在十年动乱的特殊年代里成长的一代人,也是老四届------六九届的学生。

1966年中国出现了一场空前绝后的浩劫,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是那个时代的特征。社会没有了秩序,人没有了尊严,在“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口号下,学校更加被“造反有理”充斥着,校长被打成反革命,老师被批斗的现象几乎蔓延所有大、中、小学。当时我们是小学六年级毕业生,正准备小升初的考试,一夜之间一切都被改变,从此我们不用再读书,再上学,看着社会上那些臂膀上带着“红卫兵”的袖章,手中却拎着皮带、棍棒的“造反派”,我们不懂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在无人问无人管的状态下,我们在小学呆到了“八年级”,直到1967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联合发出《关于大、中、小学校复课闹革命的通知》, 才结束了“停课闹革命”。到了1968年春季,我们和下一届的学生一起被就近分配到24中,又开始了有名无实的中学时代。


知识缺失的一代——六九届的中学时期

         我们是这样走进中学大门的

记得刚进校便是初二,这一个年级有八个班,都是以连队的编制命名。每个班都有50多名学生。我们的班主任是李磊老师,一位有着丰富教学经验的老党员、老教师。但在那个混乱的年代,有的学生在“读书无用论”的蛊惑下,公然在课堂上捣乱、喧哗,和老师作对,弄得老师十分无奈。我们的数学只学到了二元一次方程。另一位副班主任是曹罗兰老师,兼教英语和音乐,我们的英语也仅限于26个字母、一些单词和“Long Live Chairman Mao”。我们班还有两位辅导员,一位是高三年级的孙树智和另一位高一年级的孟学军,他们主要是抓政治思想教育。我们的主要任务是铲除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的余毒,口号是“宁要无产阶级的草,不要资产阶级的苗”,接着就是学工、学农、学军、忆苦思甜和革命大批判。

我们去了北京铝制品厂,到了冲压车间和洗白车间,学习了一只铝锅是如何从铝锭到成品的全过程,我们向师傅学徒,和他们一样上冲床,值夜班,那时我几乎认为自己就是一名工人。我们背着背包拉练徒步走到马驹桥公社,在那里向贫下中农学习插秧、施肥,和他们一起下地劳动,学习毛主席语录。在学校请来苦大仇深的老工人做忆苦思甜报告,吃忆苦饭,批判资产阶级思想,批判“孔孟之道”、“白专道路”。我们都是就近分配的学生,那时虽然联络工具落后,没有电话、手机,但学校的高音喇叭一响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能听到,当毛主席发表最新指示的时候,同学们都是寻着高音喇叭的通知声赶到学校,去参加庆祝游行的。

我们目睹了以黄自强校长为首的“走资派”和“反革命分子”易道寒老师等“黑帮队伍”每天低着头、排着队打扫厕所和劳动改造。学校进驻了工宣队,负责我们班的是第二机床厂的胡师傅。学校最高的领导机构是革委会,印象深刻的是一位红卫兵的领袖,革委会成员,高中二年级的周有成同学。

每个班的领导核心是班文革, 除此之外还有围绕在辅导员周围的“积极分子”,在那个不用学习文化知识,只需要抓阶级斗争的年代, 他们时刻掌握着“阶级斗争的新动向”,随时可以给老师或同学扣上“帽子”,并发出“整人”的指令。在中学唯一的一次国庆节,1968年的十一,赶上了天安门盛大的集会和群众游行活动,我们三个“家庭出身”不好的同学被打入另册,剥夺了参加国庆节练队的资格。

1968年12月,毛主席发出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号召,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上山下乡”运动的浪潮。全国从六六届高中生到六九届初中生1600多万青年学生被卷入了这个浪潮,离开城镇,走向农村,走向边疆,接受贫下中的再教育。我们于1969年9月几乎全部走向了内蒙生产建设兵团、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以及山西、陕西、内蒙、吉林等地插队落户。在农村和边疆,十多岁的孩子经历了这个年龄本不该承受的生命之重,有的同学永远长眠在了那片黑土地上。随着落实政策和文革的结束才陆陆续续回到北京,有的在农村长达20余年甚至落叶生根,大多数同学都在5至10年后才返回北京。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背景下,我们在中学仅有一年半的校龄,而且是没有学习文化知识的校园生活。有不少六九届的同学对冠以“知识青年”都心有余悸,他们说,我们哪有知识呢!充其量只是个小学生。

时光荏苒,转眼已过去了45年,今年六九届的同学也都进入了花甲之年,不少人都有了孙辈。我们15岁走进24中的大门,16岁远赴北大荒,我们风华正茂的青春岁月是在北大荒的冰天雪地下度过的,是在繁重的体力劳动中度过的。而没有系统的文化知识,对我们一生的前途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和影响。我们这届学生在回城后能走进大学校门深造的为数很少,而大多数人因为年龄和生活重担只能从事较低层次的工作,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下一代的身上。

 当年的老师大多都已作古,能健在的也应在80岁以上。回想起被称为灵魂工程师的人民教师,用自己辛勤的劳动教书育人,培养着祖国的栋梁,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有不少优秀教师因不堪忍受屈辱而含冤于九泉。每当想起这些都感到内心阵阵刺痛。

 我们兄妹中有三人出自24中学,大哥是64年的高中毕业生,后考取北京工业大学,二哥是64年的初中毕业生,后考取北大附中。我们三人在同一所学校就读过,应该对24中有着不同寻常的感情。但是我在走出校门之后再也没有回到过这所母校,因为提起这段中学校园生活,我的内心总是五味杂陈,难以名状。

 中国的今天是充满希望的,如今的孩子们该是多么幸福,坐在敞亮的课堂里,不仅享有学习的权利,还可以选择自己喜爱的专业,犹如羽翼丰满的小鸟,只待飞向大自然的怀抱。也许他们根本不会理解45年前的我们,在同一所学校,却发生着不可想象的事情。

 但无论怎样,这是客观存在的中国历史,我们是这段历史的受害者与见证者。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老学校,应该完整客观的记载每一段历史,让我们的后代了解它在90年的风雨中是如何走过来的,衷心的祝愿我们的母校焕发青春,再创辉煌!


                                                         

                                                                                                                 来源:新浪网 明月当空的博客

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8675dab10101cokr.html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