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复兴知青的博客

复兴知青家园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置顶] 一次难忘的经历--孟招娣

2011-10-23 21:12:48 阅读218 评论10 232011/10 Oct23

返乡途中的两道关卡

孟招娣

逊毕拉河上终于建起了松树沟大桥,真为两岸的父老乡亲们感到高兴。他们再也不用因为“封河”或“开河”所带来的不便而烦恼。记得在黑土地插队的那些年,每次往返沪、黑,两地之前,总要先打探好这条河处于什么状态,才能再作安排。看到大桥,我想起了一段往事。

大约是一九七四年的初春,我和杨玲娣,薛明珠等几位女知青搭伴,坐上了当时被称为“强盗车”的56次列车,踏上了返回复兴大队的旅途。想到回去以后又要开始辛苦而艰难的日子心情难免有点郁闷,但又不知为何,每当到了该反回去的时候,家里人就留不住了,急吼吼地去排队买票。

经过几天的倒腾,我们终于坐上了从龙镇开往逊克县的客车。车子破旧不堪,路况也很差,常被颠得离开座位。坐七八个小时的车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但能有票上车就是件无比幸运的事了,加上离复兴的距离越来越近,心情也开始轻松起来。

三月份的黑龙江,还是那么寒冷,大部分的雪还没有化掉,窗外除了一片白雪,还是雪白一片。在一段离开“轮墩”的路上,我们打起了瞌睡。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了下来。我睁眼一看,到红星边防检查站了,上来一位穿军大衣的武警,挨着个地查看边境居民证。当我把居民证递给他时,他看了看对我说:“你的证过期了,下车去办个手续吧。”

不知是中午休息时间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没有马上给我办,只能等着。谁知一直等到我们那辆车要开了还是没人来给我办,只好拜托同伴们照看好我的行李,眼睁睁地看着客车开走了。一时间,我觉得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特孤独。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也不知会不会在这里过夜,心里很是焦急得就像着了火一样。

作者  | 2011-10-23 21:12:48 | 阅读(218) |评论(10) | 阅读全文>>

[置顶] 到县城去--陆雅珍

2011-10-13 15:57:38 阅读168 评论10 132011/10 Oct13

29日汪安爱说她还有保存的老照片,有几张是我们在奇克镇拍的照片。看到后,惊喜的是发现照片后面写着:70、5、16留念于奇克。就是说我们到复兴还不到2个月就进行了这次“长途跋涉的旅程”。

汪安爱、陆雅珍。右上图:陈新燕、史雪娣、陆雅珍(作者)右下图:陈瑛、汪安爱

陈瑛、史雪娣、汪安爱、陆雅珍(作者)、陈新燕

40年前我们一路要走到县城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现在都成老太婆了。

到县城去

陆雅珍

来到这边疆小镇松树沟公社复兴大队有好几个月了,单调无聊的生活和重体力劳动把当初来黑龙江插队的热情和勇气统统冲得无影无踪了。走又走不了,回又回不去,每天不知做什么事才能安慰自己那颗烦燥的心。

这天早晨起来,还和平常一样刷牙洗脸整理床铺,每个女生宿舍的人都不厌其烦地忙碌着每天的必修课,。

看着那白茫茫的一望无际的田野,不自然地打了个冷战,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我们还能回家吗的念头油然而生,心中酸酸的不知什么滋味。唉,不去想那么多了,看着那没有一丝白云的只有北方独有的蓝蓝天空,似乎找到了心里平衡点。不知谁说了一声去不去县城看看?这一个创意性喊话立刻得到了姑娘们的拥护。

想想是啊,来了好几个月了,看来看去眼前都是一片荒凉,值得我们想往的,就是最切合实际,也最有吸引力的县城。我们把愿望全放在了去县城看看,我们心中把县城描绘得既美丽又宏伟,简直就是海市蜃楼。

说去就去,雪娣、新燕应和我一起去,安爱和陈瑛正巧要去干岔子生产队取家里从上海托人带来的包裹,又是顺路,也一起去。于是我们就决定一起去尝试这次不寻常的旅程。

作者  | 2011-10-13 15:57:38 | 阅读(168) |评论(10) | 阅读全文>>

[置顶] 迎接知青进村那一刻

2012-2-28 16:31:22 阅读663 评论7 282012/02 Feb28

作者郑万里夫妇合影

迎接知青进村那一刻

郑万里

1970年春节刚过完的时候,就传来消息说有一批上海知识青年要来队里落户。当时村支书杨春茂就整天忙着抓落实,安排搭食堂锅灶,落实住宿等。到了3月21日,民兵连长郑万贵离村到县里去接知青,随后传来消息说23日夜里知青进村。23日晚全村男女老少不约而同的齐聚到村里最“繁华”之地——马号边的大道上,锣鼓家伙也备好了,叮叮咚咚的练了好多遍。就像过年唱大戏一样热闹。可是,半夜过去了一点动静也没有。那时候的地球特别静,如果有辆汽车过来的话,一公里以外都能听到。等的时间长了,好多人都被冻回家了,而接人的汽车又随时都会来,急得杨老头直跺脚,喊着差人挨户去叫。我们一帮年轻人没有回家,聚在街上闹着,冷了就进食堂屋里烤会儿火,然后又出去观阵。

大概到了凌晨三点来钟,东北边传来汽车声,有人欢呼起来:“来了,来了”。人群的叫喊声又招来了很多人,书记,队长在人群里忙着,也不知忙了些啥。说话间,村东头亮起了车的灯光,一辆大客车慢慢地开了进来。车停下后,黑呀呀的一群人呜哩哇啦地下了车。我看到他们都穿着绿色军大衣,很是好看。人们集合起来后,村干部召集青年们进屋暖和一下再开饭,那场面乱成了一锅粥。这时,有的青年吵着要上厕所,干部们听见后,喊着说:“哪有厕所,找个没人的地方就行,那边,大粪堆后边就行。”现在想起来那情形真挺有趣的。

知青食堂就设在马号里,里间是厨房,两口大锅一张面板,还有一个大菜墩子。外间是个大屋,是平时召开社员大会的地方,现在钉起了两排大板条当饭桌子用。青年们都进来了,老社员也进来了

作者  | 2012-2-28 16:31:22 | 阅读(663) |评论(7) | 阅读全文>>

[置顶] 和老蔡在一起的日子--陈爱娟

2011-10-22 12:44:57 阅读213 评论3 222011/10 Oct22

右边是老蔡

年轻时的何成万、蔡秀云夫妇

何成万、蔡秀云夫妇及子女

和老蔡在一起的日子

     下乡一段日子后,生活中逐渐出现了不少怪现象,莫名其妙的事也多了起来;干农活休息时农具不见了,一会儿整理一新,磨的飞快又放在身旁了,时不时还有点小惊喜,还没等我整理出头绪,明白点什么,又开始招到恶语相向,难听话不绝于耳,屯子里的人沾亲带故可不是一人在骂。那个时代的教育使我们对男女之事显得特别迟钝,木讷。也有少数早熟的聪明人,可是也不敢去问,现在看似无所谓的事,那时真的难以启口,也不知去哪讨教。书带了一大摞可都是厚重的列宁文集,鲁迅文集,毛泽东选集,语录等等。情感之门还没开启就碰到这样乱七八糟窝心的事,使人不得不有点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后来那人直接去找了老蔡,她那时是我们上海下放带队干部中的唯一女性,让她说媒,她大包大揽当时就以我名义回了。事后找我深谈一番,还让我说些啥,可我除了深深感激还能说啥,以后的日子他们也给了她不少难堪与生活障碍,隐约听到些,我很难过,还问了老蔡几次,她不肯告诉我,但她不止一次在我面前说起类似的话:“小爱娟,不怕,我们不怕,反正我不怕”可见当时是有压力存在的。

       话语有处叙,我们走的勤多了,一次我和玲娣受邀去她处吃饭,后来汪安爱好像也来了,突然另屋不知什么响,动静挺大的,我们过去一看是房东大娘不省人事倒在炕上,身边溢出很多赃物,老蔡麻利地给她擦洗起来,这时进来二个男的,好

作者  | 2011-10-22 12:44:57 | 阅读(213) |评论(3) | 阅读全文>>

[置顶] 挑担豆腐上公社--陈 瑛

2011-10-22 19:44:03 阅读984 评论2 222011/10 Oct22

陈瑛和爱娟

在农村时,每天都是面对黄土背朝天,在队长的吆喝声中不停地忙活着,总幻想着有个室内的工作该有多好。忽然有一天,生产队长分配我和杨玲娣俩去磨房磨豆腐,当时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我最怕弯腰干活,毕竟这是室内的活嘛,于是我俩连蹦带跳地跑进了豆腐坊。

我和玲娣来到磨房,见了师傅老温头。师傅要我俩一个推磨一个往里填加泡好的黄豆。磨也不是很大,就象小圆桌面似的,我试了试还行,就这样我俩轮换着,边推边看着白白的浆液从磨盘边上缓缓流出来,很是有成就感呢。师傅嘛做的是技术活,把我们磨出来的豆浆放进大锅里煮开,然后是什么挤豆渣呀,点卤水啦,然后再把豆浆倒在里面垫着纱布的木格里挤压,最后凝固成豆腐,最后再把布打开,用刀横竖划几下,切成若干个小方块,这就大功告成了。我俩在旁边看着,觉得师傅很神秘,啥时我们也能独立操作就好了。

正在我想入非非时,师傅说,今天公社食堂要豆腐,你俩送去吧。我心想好啊,去公社看看,顺便再去供销社逛逛有多好。那年头也没啥地方可去,上供销社就象去逛淮海一样,我俩欣然同意。师傅把安顿好的担子交给我们,说:“差不多有五十来斤吧,路上累了就歇歇,慢慢走别累着”。我试了试还可以,便挑起来就上路了。

我们大队离公社是六里路,刚开始时劲头十足,可是当走了一段路以后就觉得不行了,感到担子越来越重,扁担越来越硬。我说:“玲娣啊,咱放下歇一会儿喘口气吧”。放下担子,坐在路边,回头看看,怎么我们队的房子还在眼前啊,没走多少路嘛。不行,赶紧起身.挑起来又走了一会,又不行了,再歇一会,再回头望望。我说:“要是现在来个车就好了”。玲娣不语,只

作者  | 2011-10-22 19:44:03 | 阅读(984) |评论(2) | 阅读全文>>

象山游

2017-7-19 21:56:22 阅读210 评论1 192017/07 July19

阚治东的《风雪十年》送了一些给逊克知青,接黄建强的通知去张关荣的公司,取给我们复兴的书。第一次去他的公司,唠嗑时他的助理顺便介绍了他们公司的业务,正好和我家对面P2P公司的业务有关,说的话题多了,看到了象山旅游的信息,于是和复兴的朋友一起出游象山。

象山县是宁波市所辖的最南的一个县,位于东海之滨,三面环海,有608个岛礁组成,海岸线长达800公里。上海到象山4个多小时的行程,12点多我们到了宁波市象山县定塘镇沙地村的阿唐农家客栈,一进屋香喷喷的饭菜已经摆上了桌子,又累又饿的我们,将餐桌上的食物,风卷残云,一扫而光。

下午3点,去海边。看着高高兴兴出门的人,36度,艳阳高照,我还是屋里呆着吧。

到门口迎接游海归来的人,人还没进屋,就大声嚷嚷:“ 海边可凉快了!一点都不热,不去亏啦!”

仅此一张,不太清楚!

同行的有20人:东发5人,新立1人,复兴10人,还有张总带的助理等几人。正好二桌,喝酒的男同胞集中了另一桌。

饭后唱歌,乘凉。今天有麦霸,一唱到底,谁和他一起唱都会被带到沟里,歌声笑声不断,开心的一天结束。

第二天去花岱岛,听说要爬山,我们3个胖子直接打退堂鼓。小吴解释:“山不高,就是一个坡。”

我们没去岛上,把有心脏病的三妹留下。我们4人等游客们都上船了,在码头游玩。累了去码头客运站侯船厅休息,里面三面有窗蛮凉快的,何虹一面擦汗,一面嘴不停的讲着《我的前半生》里罗子君妈妈一样的上海普通话,我们都笑了,她今天要包场。

真佩服雅珍和招娣,出来玩就是要跟着队伍走。

作者  | 2017-7-19 21:56:22 | 阅读(210) |评论(1) | 阅读全文>>

年轮——复兴知青历年全家福(2017)

2017-3-26 13:15:42 阅读128 评论1 262017/03 Mar26

在迎来“上山下乡”45周年纪念日之际,我们将手头现存的这些集体照整理、编辑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保留那些无法复制的瞬间,激发各自值得珍惜的情感,延续内心无比骄傲的记忆。尽管我们的面容被任性的太阳无情地划过并刻上了大自然共享的年轮,尽管我们都已逐渐告别初时的天真和稚嫩,但成熟有加,浪漫依旧,并继续迎着太阳前行!

很可惜,在那个年代拍张照片是多么不容易,始终也没留下一张完整的复兴知青当农民时的全家福。返城后,各自忙于就业、安家,同学们很少相聚。直到2005年暨下乡35周年时,大家才相约对第二故乡进行了首次回访,虽然不是全部人员,但却是史上人数最多的一次集体活动。自此,大家定下一条规矩,不仅要过好自己小家庭的日子,还要过好知青大家庭的集体生活。每年都要相聚几次,尤其是下乡纪念日必须有集体生活,并且要拍照留念。

        更值得庆幸的是,2011年我们有了《复兴知青》博客,过上了数字时代的生活。不仅活动频率不断增加,而且影像资料也日趋完整,给我们的退休生活增添了更多趣味。

2005年5月1日,我们一行25人利用小长假期间,完成了对第二故乡复兴大队的首次回访。大家与乡亲们相拥喜泣,互相打量,乡亲们老了,而我们也不再是他们记忆中那群稚嫩的姑娘、小伙。

回沪一周后,我们找到了失联多年的张世红,受她之邀,再次会合,拍下了这张具有纪念意义的集体照,因为此后照片中就有两位同学相继离世,还有两位因伤病无法参加集体活动。

由于电脑不幸损坏丢失了一些资料,很可惜无法连续展现一段时间内的照片。2007年也只有这张女同学的合影,这是淑珍与我们的最后一次合影。

作者  | 2017-3-26 13:15:42 | 阅读(128) |评论(1) | 阅读全文>>

2017年3月24日聚会全部照片

2017-3-25 13:15:48 阅读275 评论1 252017/03 Mar25

为了方便大家搜集本次聚会照片,我只能把雪娣拍摄的、放在博客相册里的全部照片,通过复兴知青博客发出,再扫进手机发到群里。因为我不会其他的方法,笨呗。我(万里)

作者  | 2017-3-25 13:15:48 | 阅读(275) |评论(1) | 阅读全文>>

纪念黑龙江插队46周年

2017-3-17 19:19:28 阅读232 评论0 172017/03 Mar17

由屠国新组建的《三好中学69届校友聊吧群》,已有校友100人加入。三好中学69届共有11个班,不断有新人加入,各班也开始组建自己的群了。这里特别要感谢群主屠国新,大家在这里找到了老同学、老邻居、老校友,还组织了3月26-27日的校友聚会。在校友群看到了很多熟悉的名字,在大家的聊天中逐渐的回忆起一些同学、往事,希望大家能把自己的头像放上去,也许看到照片就能和名字对上号。三好中学的往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我的记忆中逐渐模糊,因为是第一批离开学校的,对其他同学去了哪里及以后发生的事情已经不知道了。铭刻在心的是1970年3月20日,一起到黑龙江省逊克县松树沟公社复兴大队插队落户三好中学43名同学。今年3月20日又到了我们上山下乡46周年的纪念日,现在把我们1970年下乡以后的有关资料放到网上和校友们一起分享我们走过的相似的历程。我们是1970年3月20日离开上海,一个学校43个人被分到一个生产大队。他们是:

陈文彪 陈新燕 陈爱娟 陈瑛 陈蕊珠 程传元 高振洲 蒋申浩 罗介青 陆雅珍  陆文龙 娄柄炎 茅长彪 毛铭尧 孟招娣 邱金龙 沈骥祥 沈利康 孙国强 孙根娣 史雪娣 桑三妹 汪安爱 徐国平 徐桂芳 许小根 许民根 许为民 薛明珠 薛红英 杨海鑫 周成龙

作者  | 2017-3-17 19:19:28 | 阅读(23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徽州自驾游

2016-5-3 23:03:32 阅读197 评论0 32016/05 May3

宏村、木坑竹海

陈新燕

海鑫.智抗二位司机,带着大家一起自驾旅行,每次都要往返近千公里非常辛苦!此次我们旅游目的地是徽州-----宏村、木坑竹海。

宏村山清水秀,桃红柳绿。粉墙青瓦倒映浮光,古色古香,保存完好的明清民居群,是徽州古民居建筑最具典型代表作之一。潺潺清水穿流于高墙深巷中,绕家穿户,被称为“东方威尼斯”,处处是景,步步入画,是驰名中外的古民居村落旅游景区,也是集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于一体的美丽乡村。

宏村的魅力使越来越多的中外游客纷至沓来······

我们的入住地——聚友堂民宿客栈。

大家各自带了许多美味佳肴,频频举杯喝着.聊着好不热闹。

姐妹情深。

一山一水都是景。

哥俩好啊

同班同学。

沿途风景

愉快的自驾游很快结束了,非常期待下次大家再相聚!

作者  | 2016-5-3 23:03:32 | 阅读(19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山东行——乳山

2016-4-19 18:43:39 阅读490 评论0 192016/04 Apr19

早8点大惠和老杨开车我们一行10人去乳山,大约10点半到海洋所镇李家村,远远的看着门口已经有人在等着了,以为没人会认识我,因为庆林和老于大哥都是在我离开复兴以后去的。刚打开车门,两位老大姐用山东口音喊着我的名字跑过来拉着我的手,心里好激动,相隔42年,还有人能立刻认出我来,那一刻又回到了复兴。

大家下车热情的寒暄着,知道了宋美玉--王庆林老伴,于淑凤--于培谦老伴,她们俩1972年之前都在复兴。看着她们,听着这熟悉的口音,想起了房东六嫂--宋乐娥,她也是这里的人吧,2005年回去,她也是这样拉着我的手说话,可惜再也见不到她了。

这里是庆林大哥家,他告诉我们他老伴一想起你们要来就激动的掉泪,说没想到这辈子还能见到你们。于培谦夫妇更是,连贵原来说早上路过他家接上他们,结果他们等不及,头天晚上就到她妹妹家住下,她妹妹家离这里只有3里路,早上8点他们两个就打车到王家等着了。2位老人一个77、一个78岁,走不了远路,打车过来花了15元。出租车真够黑的3里路要他们15元。

宋美玉今年也72岁了,在复兴当过老师,1988年工作关系转回山东当老师,从学校退休有退休金。

这是她家的厨房,擦得铮亮。“山东人干净” 以前总听复兴的老乡讲这句话

于大姐说着说着很伤感,好容易见一次面,你们马上又要走了。

一会唠哭了,一会说笑了。外屋的男人们倒很淡定的说着话。我在听她们讲,慢慢的回忆,42年前......。还是用笔记下吧,不会忘。于是开始查户口:大姐,你的名字,怎么写?老伴名字怎么写?什么时候回的山东?几个孩子,现在都干啥呢?大姐们回答的很认真。哈哈,调查的好仔细。

作者  | 2016-4-19 18:43:39 | 阅读(49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山东行——威海

2016-4-18 20:52:08 阅读390 评论0 182016/04 Apr18

大惠和小苗(连贵的小女婿),2辆车从威海到蓬莱接我们。蓬莱到威海152公里,山东的道路都很宽阔。一路上印象深刻的还是卫生,胶东半岛都这么干净吗?我们和小苗一路唠嗑,小苗很自豪的告诉我们:威海是国家第一个卫生城。名副其实。小苗车技很好,说话一不注意就把大惠甩没了。大惠说去的时候,经常一眨眼前面车就没影了,看样子回去得挨收拾了。到了威海正是饭时,直接去了饭店,连贵要给我们接风。

连贵,大概我们很多人记得他。大名徐东林,我们下乡那年他才13岁。老友相见又隔了10多年,2005年我们大队人马回复兴,他在忙着给我们做饭,那情、那景历历在目。后排右二是他媳妇王玉萍,老家威海,嫁到复兴几十年,乡音依旧。

忙着打听连贵的情况:2个女儿均已在威海工作,并成了家,现在一家人在威海定居。老两口和大女儿住一栋楼,楼上楼下,很方便,每天接送外孙女去幼儿园,一家人其乐融融。大惠和他们住一个小区,时常去舅舅家蹭饭。

连贵一边一个老友,再过去一边一个女婿,现在已不常喝酒的他们今天畅饮。回忆在一起的岁月,他说在知青宿舍或高振洲家的时间比在他自己家的时间都长。那时老高和红英已经成家,他们关心红英的儿子现在怎样?复兴出生的知青子女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记忆。我们因复兴结缘,无论走到何方。复兴的事、复兴的人,都是我们共同的、永远的、说不尽、唠不完的话题。

右边是大女儿,左边是小女儿。靠着自己打拼在威海站稳了脚跟,成家立业,接父母一起过来。她们都是单位的负责人,大女儿吃了晚饭还要坐火车去天津出差。她们说:“我爸听说你们要来已经激动了好几天了,非常高兴。我们只要我爸高兴

作者  | 2016-4-18 20:52:08 | 阅读(39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山东行——长岛

2016-4-17 21:20:28 阅读936 评论0 172016/04 Apr17

连贵、冬梅和高振洲夫妇时常有联系,他们多次邀请大家来威海玩。这次说走就走,立刻网上订购了机票,一行8人进行了为期5天的烟台、威海之旅。出行之前做了功课,大家说:旅游淡季,不用预订,到了那里再说。这次行程的费用由陆秘书长管,她说:“不记账,每人交1000元,单独放在一个钱包里,用完了每人再交。” 大家都同意就这样了。

飞机降落在烟台蓬莱国际机场,我们要先去蓬莱玩一天,坐上机场大巴去蓬莱市,车上有一位乘客要赶在6点最后一班船去长岛。大家一听他要去长岛,立刻改变了主意,要跟他去长岛。于是请他帮我们找住的地方,他家有亲戚开渔家乐,他给了电话号,我们电话商量好了,车也到了蓬莱港客运站,我们坐上了5:15去长岛的轮船,下船有车接我们。一个小时后到了长岛喜来乐渔家,放下行李,闻着香味找到厨房,大铁锅里刚蒸好的扇贝,忍不住拿一个吃了起来,这些人和我一样都闻着香味来了,老太太笑了:“都去锅里拿个吃吧”,新鲜的东西吃着好香,开饭啦!

等一盘盘菜端上来,还是很吃惊,这么大个的海螺、大虾。渔家乐的晚餐,实在是太满意了。又新鲜,又干净,量还大,一直吃到撑。

早上想起来看日出的,结果一觉睡到大天亮,起来后主人做饭,我们出门走走。太阳照在房上,对面就是大海。

这是一片养殖区域,平静的海面,几条小船,美极了。长岛由几个岛屿组成,原来是军事基地,岛上曾经驻扎过一个军。

现在还没有游客,就我们几个在大堤上散步。

出门一拐弯就有公交车站,房东告诉我们坐2站就到景区了。屋子后面有一条小街,很干净。

顺着坡往上走就是村委会。

作者  | 2016-4-17 21:20:28 | 阅读(936) |评论(0) | 阅读全文>>

魂归故里

2016-3-19 22:18:01 阅读562 评论0 192016/03 Mar19

复兴大队7人、新亚大队1人,松树沟公社一行8人,参加了今天在奉贤海湾园知青苑举行的《2016年“永恒的青春祭 ”礼仪落葬公祭活动》

逊克知青队伍

一个刻骨铭心的名字,一张记忆中模糊的脸——芮关松。今天他的遗骨回到上海,即将落葬在海湾园知青苑。尽管他在复兴只有几个月,我们却是来之同一个学校——上海市三好中学43名同学之一。

献上43朵菊花,代表我们43位知青同学的心意,其中白色的7朵是我们已经逝去的知青兄弟姐妹。

在“亡故知青纪念碑”前寻找熟悉的名字

公祭仪式开始

手捧骨灰,准备进场落葬的 9位已故知青的亲人

参加仪式的复兴知青

参加仪式的逊克知青

中间的那位是芮关松的弟弟,他告诉我:芮关松的遗像,是他留在世界上的唯一的一张照片。

全部落葬毕

鲜花寄情——落葬仪式结束,有关部门领导在落葬区撒花瓣

聆听内蒙知青的诗朗诵“黄河英雄”

烛光相送

献花

亡故知青纪念碑

知青苑——知青铜像

我们在做纪念册的时候,杨海鑫提供了这张照片。说:中间的那一位就是芮关松。但是我们不能确定,所以在纪念册里没有说明。这次碰到他的家人,向他们求证,确定就是芮关松。照片里的他和我们一样17岁,一年多以后他的人生就定格在了18岁。想着心痛,一个人在如此美好的青春年华陨落。我们和他弟弟交谈,了解了一些他的情况,他家住在局门后路132弄6号,弟弟芮关胜也是三好中学197

作者  | 2016-3-19 22:18:01 | 阅读(56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吴淞炮台湾国家湿地公园

2016-1-1 23:47:36 阅读98 评论1 12016/01 Jan1

2016年1月1日新年第一天阳光明媚,开车去吴淞炮台湾国家湿地公园。公园停车场停车费每小时3元,上海大概再找不到这么便宜的停车场了。公园门票10元,60岁以上打8折,两人花了16元,进公园溜达。

大约还早游客不多

嵌在墙上的火车头

公园导览图,该公园位于宝山区东部,总占地面积大约50公顷,沿岸线 长达2公里,其西南角就是著名的吴淞口。清朝时,借此有利地形建造了水师炮台,因此得名为炮台湾。

清代吴淞炮台古炮

炮台纪念广场

公园内湿地

沿江栈道以及观景台,很方便行者。

已看到2对新人在拍婚纱,摄影师从头武装到脚,穿的严严实实,大约阳光太强,大大的围脖罩着相机只露出一个镜头。可怜这边新娘多冷啊!快点照吧。江对面是吴淞国际客运站,旁边集装箱货船,卸完货停在江边,这一抹红色立刻使江面绚丽起来。

贝壳剧场

矿坑花园

矿坑花园里的一面墙,介绍钢铁是怎样练成的。

瀑布下来的水里不知有什么矿物质,水所到之处都沉积了白色的结晶。在阳光照耀下水面一片湖蓝,很漂亮。

园内有一个长江河口科技馆,另收门票,门内有2个工作人员,一个游客也没有,其实还不如免费开放。

玩了2个小时,转了一圈。游客们渐渐的多起来,全家老小带着帐篷、羽毛球拍子、各种球类、滑板、儿童们追逐嬉戏,公园里顿时热闹起来。该回去吃午饭了,这里是第一次来,空气新鲜,休闲娱乐,草坪绿地,栈道平台,儿童乐园,体育活动,文化广场等基础设施齐备,有机会去玩玩。

作者  | 2016-1-1 23:47:36 | 阅读(98)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上海市 浦东新区

 发消息  写留言

 
我们是1969年初中毕业后到黑龙江插队的知青
 
近期心愿 60岁了我们的生活翻开了新的一页,健康和快乐是我们不变的追求。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