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复兴知青的博客

复兴知青家园

 
 
 

日志

 
 

路上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去发狂?  

2014-02-18 12:22: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中国青年网

路上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去发狂? - 复兴知青 - 复兴知青的博客

渔夫:25岁,在拉萨与青海湖开了两家客栈,将赚来的钱用于行走。生命中一半的时间在路上。2012年加入阿尼玛卿转山行走,在协助团队担任伙夫。

我们总认为美好的事物在远方,这样活着就有希望。当然,如今我依然这么认为,所以我还在路上。当有一天,我发现路上的一切,生活里原本就有,就是我该停下的时候了。

所有一起转过山或者行走过的人们,回来后常常会想起路上的经历。如果你身边刚巧有一个同行者,那些记忆会被反复提起,甚至有不同版本,甚至会被夸大。当然也有人对此沉默不语,但这不妨碍你们彼此之间的默契,好比一起经历过海上劫难,或者同谋干了天大的一票,从此成为莫逆之交。在城市里要花上十年或者更多时间才能累积起来的信任,在路上,往往几天下来就有了。我至今没搞懂这个,究竟路上有何等神奇之处。

嘿,哥们儿,路上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去发狂?如果有人问起这个,我多半会支支吾吾一带而过。小时候讨厌写总结,或者概括中心思想,如同我今天不喜欢讲人生大道理。

我是大二退学的,2008年冬天。退学是因为那一年经历的事情。先是汶川地震,我去灾区做了志愿者,所见所闻让我对生命有了新的思考。然后是北京奥运会,我又去做了志愿者。那个夏天过后我就无心在学校呆着了。我冷静旁观着以后的生活:毕业后找个工作,朝九晚五赚钱买车养房,结婚生子走完一生。世界那么大、复杂以及残酷,我却傻X似的昏睡过去直到老死,一想到这里我就打了个冷战。那不是我想要的,但我想要的是什么呢?不知道,我得去寻找。

几个月后,我退学了,打算到路上去看看。

记得特别清楚,我是2009年3月23号到拉萨,在昌平沙河火车站买的一张硬座票,坐了足足47个小时。那是我人生第一次长途旅行,从此就没停下来过。在路上我结识了很多人,现在生命里重要的朋友、爱人,几乎都是路上遇见的,包括一个云游四方的和尚——我的师父,他们给了我很多。

因为在青海湖边认识一个朋友,我们合伙开了一家客栈,我在青海住了一年。那段时间我的理想是以打鱼为生,所以给自己起名“渔夫”。一年后,朋友说拉萨有一家很大的客栈要转让,他一个人不敢接,叫我一块儿合伙。我和女朋友又去了拉萨。最后合作没有成功,但我们想既然来了,就开一家客栈吧。接下来一个月,每天早上九点钟,我和女朋友开始在大街小巷挨家挨户地找,拉萨基本上被我们走遍了。

至今还有很多人认为我有很深的背景,才拿到了邦达仓大院的经营权。其实不是。我们找了一个月,在拉萨市中心大昭寺附近找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大院,以前是拉萨贵族的府邸,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是拉萨古城区保存最完好的院子。你说这是奇迹也好,是运气也罢,在我看来,它又是路上的一个偶遇。

我在拉萨落了脚,但我落脚的方式和你想的不一样。拉萨对我来讲是一个驿站,一个可以让我去更远地方的暂留之地。每年我至少有一半时间在路上,安定的那半年也是在为在路上的半年做准备。

你问我找到了吗,我想要的东西。告诉你,还没有。我现在只是喜欢“走”这个动作。至于走到哪里,怎么走,都不那么重要。

今年夏天,一个登山协作团队的哥们问我,要不要来阿尼玛卿转山,他们团队缺少人手。我只问了一句,需要我做什么。他答:伙夫。

于是,我化身伙夫,又上路了。但这次的行走与往常不同,这是一个由80人参加的公益活动,叫“行走的力量”,发起人是陈坤。起初我并不了解活动本身,为了不给哥们丢脸,我得立志做个合格的伙夫。

在协作团队里,我和阿怪负责做饭。阿怪是北京人,长得像《大话西游》里的某个妖怪,脸上永远挂着一副你忘了欠他钱的表情。他在拉萨也开了一家餐厅,生意不好也不坏。阿怪的厨艺一流,但很少出手,除非他喜欢的姑娘想吃他亲手做的菜。有一天他果然露了一手,炖了一大锅鸡肉烧土豆块,被大家一抢而空。但大部分时间,我们的分工是他切菜,我做饭。我的厨艺不怎么样,但是对于饥饿的行走的人们来讲,也算是美味佳肴。

我每天最愉快的时光之一,就是开饭时间揭开高压锅盖的时候,透过冒着饭菜香的热气,欣赏那些用勺子敲着饭盆,排队焦急等待打饭的人们。碰到漂亮姑娘来打饭,我会不动声色地暗中给她们多打一勺菜,或者多捞几块肉,这简直就是举手之劳。在山上,饥饿是最可怕的猛兽,我必须小心翼翼地与它相处。我用把一颗白菜切成一千条丝的耐心与毅力,一丝不苟地安抚它。这多少会给我带来一些满足。

为此我必须每天早上六点钟起床,打水、生火、熬粥、烧开水、煮面条。早饭简单些,一两个小时就搞定。等到所有人吃完饭后,我们开始收拾炊具,打包,等着牦牛队来装驼。中午大家领路餐吃,都是一些牛肉干、面包。我们没什么事,但是路上我们要保证行走成员的安全。有时候要背女生过河,或者保护掉队的志愿者。晚上我要比大部队先到营地,等物资从牦牛身上卸下来后,开始找所有的食物和炊具,打水、生火、切菜、做饭。每天如此重复。

你问我,路上很苦,还有心情去感受风景吗?当然!苦就是风景的一部分,如果你不懂这个,那么你就不怎么懂“在路上”。

路上的人,都有一颗不安分的灵魂。这个灵魂必须承受苦,才能接近他想寻找的真相。我曾经徒步中东和非洲,一路从陆路过境,经过21个国家。我搭过车,借过宿,穿越过原始森林,也曾经身无分文走完一个国家。大多数都是一些苦旅的国家,像印度、尼泊尔、阿富汗、孟加拉等,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有些国家总是很迷恋,有时仅仅只是听听它的名字就很兴奋。刚开始一个人走的时候还有些担忧和害怕,后来感觉很好。我最恐惧的不过就是死亡,当我明白死亡是时刻伴随我左右的,我忽然不怕了。

托尔斯泰有句话应该可以很好地诠释我的心态:我想要的,是跃动的而非安逸的生命历程。我向往的,是刺激和危险,并愿意为我所爱牺牲自己。我理解的“所爱”,是我选择的一切,为此可以牺牲金钱、温暖安逸的生活、他人对我的期待,到了一定程度也包括生命。

感谢你听我的故事。我讲述的过程也是一次对生活的梳理。如果你问我所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我想,是我更接近真相了。也许那个真相你我并不想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